美高梅手机4688版登

自将磨洗认前朝(组图)

  最近,广西师大出版社陆续重版美国汉学家史景迁的书,已经推出的第一种是《前朝梦忆》。有点出人意料的是,这本描写明代知识分子张岱的小书,一上来居然登上了三联书店的排行榜首,算是引领了一回小众人文阅读。这中间除了史景迁的号召力之外,或许也正隐隐透露出书市上的一个小潮流:明清之际的人事与作品,正引起读者新一轮的兴趣。

  翻看近期出版的明季文字,张岱之外,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的《汪琬全集笺校》,正在制作的《陈子龙全集》、《侯方域全集校笺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将出的《陈维崧全集》等等,都是大手笔———不仅仅是因为全集的规模大,更因为这几个人在明末清初中国文坛上的重要地位,正是因为这一批人的作品长期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,才会让人觉得明清文学只有小说;而在另一个层面,华东师大出版社则以重新校注明清之际的各家别集则令人眼睛发亮,纳兰性德的《通志堂集》、朱鹤龄的《愚庵小集》等等,虽然都是小书,却可堪珍玩,加上像《莫友芝诗文集》这样原先被认为极其冷门的作品,重新认识与阅读明清文字,已经成了新的出版与阅读趋势了。前些日子和人民文学出版社古籍部主任周绚隆聊起这小潮流,周先生说古籍出版挖掘以前冷门的明清题材,原本也算是一种无奈,但真的做进去,却有很多意外的收获,对之前很多有历史定论的题目甚至能再次提出新论,不过在学术层面之外,这明清古籍的阅读竟然也能成为小潮流,周先生或许是始料未及的吧。

  其实明清文字,自民国以来就一直是热点,从谢国桢、金性尧到黄裳,笔下文字更是时时提及。直到改革开放之际,当年上海古籍出版社重新开始恢复业务,最开始做的书里面便有一套著名的“清人别集丛刊”,这套书同时出版平装本和线装本,呈现出一大批清代文集的原始面貌,包括后来风行一时的“纳兰词”,也以原刊本影印,美轮美奂,后来成为书迷们的珍爱。相比之下,现在新出的《通志堂集》、《愚庵小集》等等,除了重新标校之外,更引入了诸多当下流行起来的新形式:比如为布衣书局特制的毛边本———虽然还是小众,但作为小众当中的潮流,明清文学,特别是明末清初鼎革之际的那些作品,确实已经热了起来。比起浩浩荡荡的国学热,这些小小的趋势,才真正更有文化传承的意味吧?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长垣之援:一座豫北小城一刻不曾放松-新华网